怪化猫

双龙,年下养成攻。尽量不ooc。

就是两个人的传记为基础的故事。写了几个月,再三考虑之后还是发出来了。尽量不ooc,希望你们喜欢吧,轻松温馨的日常向(吧)。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_(:з」∠)_

《随风往事》
         我是一个神明,一个保佑百姓的风神。我在这个风神庙呆了几百年了。整天看着我的子民们来庙里祈祷。
    身为神明我偶尔也会聆听一下子民们的祈愿。 
      “风神大人啊,保佑我家的猪的白白胖
胖的,可以买个好价钱。”
      “风神大人啊,保佑我的家人出海平安。”
      “风神大人请赐予我一段好姻缘”
       ……
     偶尔我会帮助一些在我能力之内的祈愿。但是……本神明也不是什么都会的……例如说那位跪着的小姑娘,你可以试试去拜拜隔壁的土地公,毕竟姻缘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随身本神明活了几百年……可是我……也没谈过恋爱,倒是隔壁老是和漂亮的女妖精们开黄腔的土地公,他比较有经验……
        有一天我听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谢谢风神大人显灵,派了一位先知帮助我们躲避灾难。”
        先知?什么先知?我有点懵了。最近我一直在庙里呆的好好的,哪来的先知?于是为了我的好奇心,我特地去拜访隔壁的通晓八卦的土地爷。
       “哎哎,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土地爷又在勾搭小姑娘(大概是小姑娘)了。
     “土地公,我想问你件事。”
     “哟,这不是一目连大人吗?我现在有点忙……等……”
      “我这里有我的子民们给我贡品,是近期最新的修正版的《魅妖写真集》。”
        其实我也弄不懂为什么我的子民会给我送这种东西……
     “来了来了!”
一手夺过我的东西,留下那个女妖一脸懵逼。
     “不好意思啊美人,我们有缘再会吧,我今天有急事哈!”
        “一目连大人啊,你要问啥呀,还有你的子民真信仰你啊,那么善解人意。”
    ……
       “……你知道最近村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好像听我的子民们说他们带回来一个先知?”
       “哦!这个啊!我知道,最近都传的沸沸扬扬的,就是那天一群渔民出海,捞鱼没捞着捞上来一位少年,那皮肤白白嫩嫩的呀……据说姑娘的皮肤都……”
       “等等…说重点……”
       “咳咳……他们都以为是大贵人家的孩子,就把他捞了上来,后来这孩子醒了,就开始一脸恐惧的让渔民们回去,说海啸快来了。后来海啸真的来了,村民们大部分都跑到高处避难,这位少年救了大家一条命,而且这位少年还有预知能力,大家更加把他当做神明来看待。我还听很多人说是山上的风神大人显灵了。”
         “嘿嘿,风神大人真的是你干的吗?我还听说村民们叫他‘神之子’ 那位少年也是长的清清秀秀,和风神大人您好像有点像,该不会……”
       “咳咳!不不不,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算了没事。谢谢你了。”
我心想这土地公的想象力有点太丰富了。
       我回去之后的那段时间内总能听到我的子民们在谈论他。因为他我也收了不少供品。
         我决定去见见他。
         为了不引人注目,我化成了一只花猫。
不费吹灰之力我便找到了那位少年的住处。他静静的坐在屋檐下,看着湛蓝的天空发呆。微风拂过风铃发出清脆的铃声。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铃声,少年渐渐回过神来。
      “快要下雨了。”他轻轻说道。
我看了看天空,一脸狐疑。哦,对了,我现在是一只猫,没有表情。
       我正打算悄悄的跑过去看看这位先知长什么样,雨就已经开始下了。我无奈的叹了一下气。
       ……
       ……
     因为这声叹气少年注意到了我,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真好看……我呆住然后才发现自己叫的不对……
       “喵……喵?”我欲盖弥彰的叫了一声。
       “把猫抱过来吧,让它进来屋里避避雨。”
       “是。”
       我被他的侍仆抱着交到了少年的手里。
       他似乎挺喜欢猫的,把我抱在怀里,一只修长的手不紧不慢的摸着我的颈毛。另一种手却在捏着我的肉垫。他的手也很好看,节骨分明,也真像土地公说的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
       咳咳!我在想什么!
       我被抱在怀里动弹不得,但是他怀里的皂香味和温暖让我放弃了挣扎的念头。被他这么顺着毛我居然觉得很舒适,我便换了个姿势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喵了一声。
        接着他做了一个让我始料未及的动作,他把我抱起来,啾了一下,然后淡定的继续把我顺毛。
        喵喵喵?我愣住了。我刚刚……被亲了?活了几百年,这还是第一次。我有点不知所措,心想还好我现在是猫,所以没人看出我的不自在……
        在这期间我吃了好多小鱼干,少年一边那个鱼干喂我,一边捏一捏我的肉垫。还时不时的挠着我的下巴。由于太舒服了,就不小心睡着了,竟忘记逃走。几百年来,除了他之外可没有人敢对风神如此不敬。
       过了很久,外面的雨似乎停了,
       少年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雨停了?要走了吗?……”声音居然透着些不舍,我想果然是小孩子。
        我从少年的怀里挣脱开了。由于礼貌我还在他的手蹭了一把。
      “我走……………喵~”
      好险差点就露馅了 。
     “哈哈哈,这猫的叫声好奇怪啊。”
     少年笑了,笑的很纯粹。
     所以在后来每当我想起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叹为什么一个个好好的少年长大了却是另外一副模样。
        我回到风神庙,日子如常,除了那个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的‘啾’。从那之后我没有去找过他,我想应该再也不会又交集了。
        几天后,我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少年出现了……
        那天晚上,寂静的风神庙突然来了一位访客,正跪在庙前祈祷,心想哪个信徒会这么晚过来。
        走到庙前,朦胧的月色中只见一位穿着狩衣的少年,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跪在软垫上祈祷。
        心里一惊,原来是那位少年。惊讶之际也在好奇他在祈愿些什么。于是我光明正大的听了他的祈愿。
        “风神大人,吾近日听说汝是此地最显灵的神庙,所以吾特此来拜访,吾有一事相求,吾近日遇一猫,甚是可爱,不过叫声怪了些,吾甚是喜爱,吾在此祈愿能再遇此猫。”
         “额……额……”听完他的祈愿,心里想居然为了一只猫大晚上的上山祈愿,不愧是先知,做事逻辑完全与凡人不同。但是想想那只猫是我,心情便复杂起来,不过叫声真的有那么奇怪吗?
       连续几天,他都是晚上过来,祈愿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例如说他希望卖苹果糖的小贩可以准时到达。又例如说他希望想要西街的棉花糖和铜锣烧。每次祈愿又趁着月色离开,仿佛那些无厘头的祈愿和他无关。但是每一次我都静静的听着,奇怪的是我不觉得无聊,我也会把西街的棉花糖和铜锣烧和街口的苹果糖偷偷的送到他的房间里。除了他要的那只猫。
       他几乎风雨无阻,下雨了,就撑着伞过来,哪怕路上的泥水溅湿他的衣摆。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我也知道了他什么时候回来,就在庙前等他,每一次都有一位少年,穿着狩衣踏着木屐缓缓而来,每一次都是他说我听。几百年了,几百年来,我未曾这么期待过,依赖过,也许……是因为寂寞太久吧……
        这天我依旧在庙前等他,等到明月越过枝头。
        “丑时了啊……”我轻轻的叹了一声。
        第二天他没来。
        第三天他也没来。
       可是我依旧在庙前等他
        ……
       第二十一天了,心想我到底在做什么,他怎么会知道有人在等他。
        “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大人?”
        “嗯?什么事?”我一看原来是土地公。
        “一目连大人你怎么了?我听山兔和蝴蝶精和其他山妖说你每到这个时间就会站在这里站上好长一段时间,到深夜才回去。”
       “嗯。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那就好,你又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这个老头说一下,有什么要打听的事情也可以找我。嘿嘿,我是这座山上消息最灵通的,跟你说啊……”
        看着土地公又开始他的长篇大论,哎……心想着老头从我修炼成风神来的这里之后就没有变过,一副老顽童的样子。
        “跟你说啊风神大人。你这么下去是不行的,这段时间我看您都是一蹶不振的样子,跟漂亮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是会变年轻的。所以说嘛,你也不要老是一个人了,下周啊,芥子小姐邀请上山所有的女妖怪举办女子会,风神大人你要不要来?有好多可爱的女孩子哦。”
       “不了吧……况且那是女孩子参加的……”
       “啧啧啧,要学会灵活变通,不是女孩子不会变成女孩子吗?”
       “……”我竟一时无言以对
      “再见啦风神大人!考虑清楚啊,不见不散!”土地公一溜烟的跑开了,不留下任何让我拒绝的机会。我堂堂神明怎么可能回去参加那种宴会。

        是夜,我又站在庙前等他,自知他不会来,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等了他。
        突然一阵清晰而平缓的木屐声踏破了寂静的夜。
        他来了,我看着少年的身影渐渐的清晰起来,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和期待。
      待他走近,我才发现不对劲,少年的脸上一片青青紫紫的,手腕脚躶上面布满了伤痕,眼睛所及之处一片狼狈。我的心莫名揪了一下。想冲上去为他疗伤,但是我的理智阻止了我。
       我看着他忍着疼痛在庙前的软垫跪下,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风神大人 为何?为何吾为汝们带来幸福,为汝们躲避灾难,为何汝们要如此待吾?”。
         说完便是一片寂静,我在等着他继续说些什么,但是他似乎不愿意说下去了
         就这样,一人一神,在夜里沉默良久,夏夜里的虫鸣声和幽幽的长明灯把沉默衬托的更加沉重。
        少年还是开口了,带着隐忍的怒气和悲伤,声音微微颤抖着,低声诉说: “最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也许,吾命该如此吧……也许弱者根本不配温柔吧 。也许……跟他们说的一样,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不应该继续存在了……”
          “啊……开始下雨了……我居然忘记带伞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听错了,我好像听到了少年嘲讽般的嗤笑声,转瞬即逝。
       说着便从软垫上起身,转身要离开。
       我突然害怕起来,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我将会再也无法挽回的感觉,于是我现了身。
        “风符.护!”
        一层透明的护盾罩在上空,阻止了企图落在少年身上的雨水。
        “向我祈福的信使,是你吗?”
         少年愣住了,一脸震惊的望着我。我看着他脸上的伤,心里又是泛过一种叫心疼的感觉。
         我领着他到了庙里,点了几只烛火,开始为他疗伤。
          “我是这里的风神”
          少年没有作答。只是看着我为他疗伤,随着一阵柔和的柔光,少年脸上的伤好了,趁着为他治疗的时候,我看了看他的眼眸,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不过多了几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悲伤。
        我拉起他的手,撩起衣摆发现上面全是鞭子鞭打的痕迹,又是一阵心悸。居然一时间失了神。
         “风神大人,吾没事了,谢谢你的治疗。”说着便试图把他的手从我的手中抽开。
我回过神,拉回他的手。继续为他治疗起来。
        “你的伤势有些重,让我为你治疗好了。”
        少年的眼中有些惊讶,呆呆的看着我。
        等到为他治疗好了,使了个法术让他的衣服变得干净和干燥些。看着少年模样,我忍不住一阵心酸,想也没想,轻轻的拉过少年,抱了抱他,少年似乎有些僵硬,过了一阵子,我似乎感觉衣襟有些湿润。
        心想再怎么坚强也不过是个孩子啊,便又抱紧些,本想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既然不愿意提,我也便不多问了。
         过了许久,我放开他来,心想夜也深了,深夜的路也有些危险,又下着雨,便让他留下来。
        但是我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身为神明的我睡眠时间少之又少,根本不需要睡觉,所以我的神庙里根本没有床,又不让少年将就,于是我便叫我身后龙盘成一圈,叫少年躺下,龙似乎有些异议,但是还是无奈的盘成一圈。
        第二天,日晓时分,龙便叫唤起来,我走过去,心想少年是不是醒了,推开门,正看见少年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朦朦胧胧的。龙如释重负的溜开了,跑到我的身后。
        “嗷……嗷……”
        “我知道了,真的是是辛苦你了。谢谢你龙。”说罢便摸摸龙头算是安抚。
         取来清水让少年洗了漱。
         “来吧,让我来为你梳理一下吧。”
         我让少年坐在我的膝上,少年似乎有些勉强。当他坐在我的膝上时,我才发现,少年似乎有些高(但是还是没我高),我拿着梳子为少年梳头发来。
           想了想似乎还有一件事情。
          “龙,你下山买一下早餐吧,一杯豆浆,和一碗白粥和几个包子。”
         龙不情愿的化了人形。委屈巴巴的看了我一眼。
         “大人……”
         “好吧,允许你买街口的苹果糖。”
         龙雀跃的跑下山去。
         我也不懂为何跟了我几百年的龙对甜品情有独钟。
          为少年束好了发。少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风神大人,汝为何知道街口有卖苹果糖?”
          我被问住了。但是很快我就想到了开脱的借口。
        “我乃是风神,身为神明,知道这些小事也不足为奇。”
        “那……风神大人,汝可知一只花猫,叫声甚怪……于一日闯入我的屋中……吾很喜欢。”
        我开始慌了,总不能告诉那只花猫是我吧。但是想想,他很喜欢那只花猫……那只花猫是我,那就等价于……
        “大人,我回来了。”
        龙打断了我的思绪,也救了我的场。
        待少年吃过早餐,我送他离去,离去之前,我同他说,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少年点了点头。
        待他离去之后我就去找了土地公。
         而此时他正看写真集看得起劲,我无奈的抽走了老头面前的书,拿在手上,老头依势过来抢,奈何太矮了抢不到。
         “风神大人,送了别人的东西可不能再要回来的,这是礼貌。”
        “我等会就还你,你可知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说那个先知吗?”
         “是的,昨夜他带着一身伤来我庙里。”
         “那个先知……哎……他似乎失去了预知能力了。村里人也真是……哎,那不过是个孩子啊。”
         我心里有些难受,默不作声的让土地公说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那孩子只是预知错了下雨的日子,后来预知越来越不准,有一天他又告诉村里的人要来海啸了,早早的跑到高地,可是一天过去了却没有来,那个时候,村里的人便完全不信他了,渐渐的村民们就开始把他赶出去,打他,骂他。”
         “这就是他昨天一身狼狈来我的庙里的原因吗?”
        “一部分吧,其实昨天发生了另一件事情。村里有一户有钱的富商,好像是他们家的奴隶犯了错,叫人用鞭子抽,当时那个残忍啊,那奴隶也是孩子啊,那个时候碰巧先知遇见了,便过去拦,他让奴隶逃开了,自己却被鞭子抽了好几下,那个富商本来打算看奴隶被打来取乐,但是被人打扰了,对方又是一个落魄的先知,便又叫下人把他代替奴隶继续鞭打……”
         我似乎能想象到那位少年护着奴隶离开……自己咬着牙被鞭打,最后无处可归忍着疼上了山……
        “……我……我居然连我的信徒都保护不了……”
         “风神大人……你还好吗?”
         “为何……为何……”
         “为何什么?”
         “没事,我走了。”
         “哎!等等!把我的写真集还我!”

         回到了风神庙,我呆呆的望着神龛前面的供品,多少年来,我尽我所能的去保护他们。我何尝不知人性的险恶,但是每当我看到他们会牵起拉起跌倒的孩童,会把街角奄奄一息的小猫抱回家领养,会为了他们家人上山诚诚恳恳的祈祷,我便觉得我的守护是有意义的。我尽量去忽视人性丑恶的一面,认为毕竟是凡人,总有犯错的时候。
         可是如今,我却不得不去面对人性丑恶的一面,如今他们却如此对待少年,我承认,因为少年,我不能客观的像个旁观者一样原谅和忽视他们的错误,但是我又无可奈何……我没有惩罚他们的权利,我也狠不下心不再继续守护他们……
        天色渐渐晚了,少年的木屐声如期而至,我依旧站在庙前等他,看他过来,我便拉起他的手腕 。想看看他的伤好的怎么样了,他却似乎有些别扭。
       “你的伤经过昨天治疗应该好些了吧。”
       “吾的伤已经好了,谢谢风神大人。”
       “你以后祈愿可以直接说给我听,不用跪在神龛前面祈祷了。”我微笑看着他说道。
       “是…………”少年脸居然有些红了,别过头的时候眼睛里面居然多了几分局促。
       这是……害羞了?
      “风神……大人……?”
      “嗯?”
       “吾……吾之……前的祈愿您都……听到了吗?”
      “自然是听到了。你还真是可爱呢,那些祈愿也很是可爱,你在我面前可以不用那么拘束,可以不用敬语。”
       “是,风神大人。”
       “要听故事吗?”
       “好。”
        也不愧我活了几百年,故事奇谈自然也是知道不少的,之前我遇过一骑着灯的女子,那时她正好路过我的风神庙,便和我交谈起来,那位女子真是善谈啊,我和她聊了几天几夜,从她口中我也得知了不少有趣的事情,临走前,她对我说,她几百年后会回来看我,因为她觉得一定会发生一些更有意思的故事,到时候再让我讲给她听。
        “哈,真是有趣的故事。我从未听说过。”少年笑了,明眸皓齿,笑起来也是足以让人失了魂。也只有这个时候少年的脸上才有了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
         “风神大人?还有吗?我想听后续?”此时的少年一脸期待的望着我。
        我打算继续讲下去,草丛里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啊!你们!你们!抢了我的宝贝,还居然背着我说悄悄话!要不是我在草丛听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风神大人如此会讲故事!风神大人!你这是偏心!我认识你那么久!这么好玩的故事你居然瞒着我!还有!把我的写真集还我!”
        土地公气势汹汹,胡子都快翘上天了。想起来我好像拿了他的东西,便把手里的书还了他。
       “你不是最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吗?整天跑的没影,我怎么和你讲?”
        土地公摸摸他的书,气鼓鼓的坐下来。
        “我不管,我也要听!凭什么小先知可以听我不可以。”
         说这话时,少年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心想一定是那句小先知刺激到他了吧。
        “咳咳,我把后续讲下去吧。”
         过了许久夜深了, 我拍拍着困成一团龙,让他驮起睡得的口水横流的土地公,我把靠在我肩上的少年轻轻抱起,(我是不会承认因为少年有些高我抱起来有些吃力的。)把他们安顿在风神庙里。
         “风符.护。”
         我为他们张好结界,希望他们能好好睡一觉,特别是少年。
         “嗷……嗷……”
         “嘘……小声点,龙也睡吧,将就点吧,辛苦你再被枕一夜吧。”
         “呜……”
          半夜,少年翻了身,那时我正在他们身旁冥想,似乎睡得深了,嘤咛了一声,一下抱住了我的手。还轻轻的摸索了起来。
         “唔……阿猫啊……我给你顺毛……你别走,陪陪我……”
       他居然还记得那只‘猫’。
        “好……”
        “你叫……阿怪……”少年迷迷糊糊的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我一心情有些复杂,心想如果再让我重来一次,我定不会连只猫的叫声都学不好。
        次日清晨,他们都窸窸窣窣的醒了。
        “都醒了吗?”
         “嗷……”
         “我醒了。”
         “哇,风神大人,这是什么?”
         “这是早餐。洗漱完过后就来吃吧。”
          “风神大人,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嘿嘿,你可是神明!不能反悔啊!”
          “???!”
          “女子会就在今天晚上哦!小先知你也一起去吧!很好玩的。”。
          “女子会是什么?”
          “额……那个……孩子啊,女子会可是……”
          “女子会是个很好玩的聚会!跟夏日祭是一样的!”我还没说完就被土地公抢了话。
         “夏日祭?我参加过……挺好玩的,风神大人,我们去吧。”
        “这个……我怕是有点不太方便……”
         “风神大人,别找借口了,我是看你们这几天愁眉苦脸的,带你们去散散心,让你们开心些,给点面子嘛。”
        少年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好吧……”

        到了夜晚……该来的总要来了。
        “哇……很适合你嘛,风神大人。好可爱啊。也不知道小先知换好了吗”
         “你闭嘴!”我拉了拉了身上的和服。我堂堂风神大人居然……穿了女孩子的衣服。几百年来恐怕这么做的神明只有我了。
        我瞄了瞄土地公,要不是因为他在我面前施法变身,我是决定不会相信这个可爱活泼的‘女孩子’是土地公。
        “其实一个法术就可以的东西风神大人你为什么要让小先知去换衣服?”
         “……”当然是不想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是……,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矮矮的老头和一位……比我高一点的一位先生?”
        “咳咳……”我尽量忽视他确实只比我矮一点点的事实。
         “什么叫矮矮的老头!小先知你!你!”
          “好了好了,别闹了。”
          “风神大人……好漂亮……”
          什么!漂亮!我把手中的折扇捏的更紧了。
        “风神大人,你的脸都快冒烟,还有你手上的折扇快断了,小先知你说的也没错啊。哈哈哈,是吧小先知?”
         “是的,吾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啊……不是…………”
         这小屁孩,居然一脸正经的说这种话……
         “还走不走。”
         “走了走了!我来带路吧!”
         我看着走在我前面蹦蹦跳跳可爱的 ‘小女孩’ 心情十分复杂……
         “风神大人?”
         “嗯?”我看着面前面容漂亮但是有些冷艳的  ‘女孩子’,心情更加复杂了……
         “为什么不带龙一起出来?”
         “他不能化形太长时间,所以只能让他在庙里看家。”
          “我看他还挺想来的,要不我们回去之后给他带点苹果糖吧。”
           “好。”我帮他把鬓角垂下的发丝塞到耳后。
           “到了到了!就在前面!姐妹们!我来了。”
           我看着前面热闹非凡的地方,心中有些感慨……
          “哎呀哎呀……真是漂亮的新人呢。欢迎来到女子会哦,桃子介绍一下吧。”
         “是!这位是樱子。这位是知子。”
         我听着昔日的土地公用奶声奶气的声音介绍我们,觉得非常不习惯。
         “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樱子。”我看了一眼‘少年’,示意他注意礼节。
         “初次见面,我叫……知子……”
         “哎呀,呵呵,不用那么拘束,我是桃子的朋友,我叫烟烟罗,你们是第一次来吧,我带你们去逛逛吧。”
         “那麻烦你了。 ”
         “呵呵,哪里哪里,跟这么漂亮的小姐们呆在一起哪里会麻烦。”
        “好多女孩子啊……”少年小声说道。
        “当然了,这可是只有女孩子才能参加的。”烟烟罗抽了一口烟,慵懒的说道。
        “跟人类的夏日祭有些像啊。”我看着烟烟罗,期待着她能继续说些什么。
        “从某种意义说,也可以说是只有女妖们才能参加的夏日祭吧,美人,你知道的真多呢,呵呵。”烟烟罗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风……樱子,前面好像有卖苹果糖,我们去看看吧。”
         “冰山美人居然喜欢吃糖,真是令人意外啊……”
          “是的呢”  我不知该回些什么话。
          “苹果糖!苹果糖!我也要!樱子给我买嘛。”
          “好好。”
          “漂亮姐姐,这上面的苹果糖都给我们吧!”
         买苹果糖的女孩捂着嘴笑起来。
         “是是是,冲着你这声漂亮姐姐我就是全送你也可以。”
        “我说的是实话呀,姐姐真的很漂亮哦。”
       “哈哈,嘴真甜。跟我的糖一样甜。”
       我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土地公真的是……果然是为了漂亮女孩子才拖我们过来的。
        “樱子啊,桃子就是这样的,很会逗人开心。”烟烟罗在一旁笑着说道。
         最后我看着他们两个满手的苹果糖,一个吃着苹果糖还不消停,一个一边吃着苹果糖一边淡定的逛着各种摊子。
        我和烟烟罗一边聊天一边逛着。
        嘭!
        “啊!樱子!是烟花!快看啊!”那 ‘老头’激动的叫道。
        “看见了,真漂亮。”
         突然‘少年’停下来。看着我说道:“那个……樱子,我们牵手吧。”
         “哎?!”没等我反应过来,‘少年  ’已经牵上我的手了。
         “哈哈,知子真是太可爱了。怪不得她刚刚问我为什么前面那群女孩子要牵着手走。”烟烟罗笑了
        “你和她说什么了?  
         “我和她说,这是关系好的体现,因为她们互相喜欢所以才牵手。”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我是经常看见女孩子们手拉手来我的庙里祈福,但是好像也不是这样啊。
         “是的,我喜欢樱子。樱子你喜欢我吗……”
        “哈哈哈,真是有趣呢”
       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說不喜欢的话,他应该会很伤心吧。
        “嗯……喜欢……”
         “真的吗?太好了。” ‘她’笑了,嘴角轻扬,眼里倒影这绚丽的烟花,喜悦之情表于言外。
         “╭(╯^╰)╮樱子真是偏心呢。” ‘桃子’说道。我能想象到这老头平时和我说这话的表情,但是实在不能把他和面前可爱的女孩子联系起来……当然……那位‘冰山美人’也不能……
          “哎呀呀……你们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好呢。”烟烟罗一边抽着烟,朦朦胧胧的烟雾也掩盖不了她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回味着她的话,突然脸开始烧起来,我才意识我刚才说了什么。
         “怎么了?你的手好烫。”
         “啊,没事,就是有点热。前面有个面具摊子,我们去看看吧。”
        “为什么前面那么多面具摊子你现在才注意到?”
        “老头你的话有点多。你安静些。”我悄悄的在他耳边说道。
       到了摊子,看着他又开始勾搭女孩子。无奈扶额,奈何这张脸太有欺骗性……
       买了面具,又去看了杂耍,毕竟是女孩子的宴会,连杂耍都是比平常的多一分温婉和窈窕,伴随着周围银铃般的笑声,这些女孩子真的是一颦一笑皆可入画啊……
        心想他一定也觉得这些女孩子很漂亮吧……我看了看‘少年’,他的身边如花似锦,但是他却只是认真的看着杂耍,看到激动的时候便会拉紧我的手。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居然有些开心。
         “风神大人?你为何看着我不看杂技?我的脸上可有什么东西?”少年注意到了我目光,偏头到我耳边低语。他的呼吸扑到我的耳边,刹那间,我下意识躲闪,却被他拉回来。我知道,我的耳朵一定红到不行。
        “别走,人太多,等会走散了,我可不认识路。”
        看完杂技,我不经问道:  “好看吗?那些女孩子真漂亮啊,是吧?”
        “好看好看!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年都要来参加的原因。” ‘老头’继续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回答。
       “那你呢?”
       “嗯?没注意,但是我觉得应该这些女孩子都没有你好看。”
          真的是……这小孩
         “切,拍马屁” ‘老头’表示一脸不屑。“我也很好看好不好,你为什么不夸我?”
         “你好不好看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我不禁回了一句。
         “你们……你们……烟烟罗姐姐!‘她们’欺负我。”
         “哈哈,有趣有趣。”烟烟罗拿开唇边的烟,唇边的笑又深了几分。
        “樱子,知子,玩的开心吗?宴会快结束了哦,我们再逛一会吧。”
         “这么快啊。那得抓紧点时间了。真的是舍不得。”我不禁感叹道。
        “美人,要是喜欢的话,来年可以继续参加哦。”烟烟罗说道。
        来年吗……但愿吧……
       
       我们又逛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妖的身影渐渐稀疏了,天上的烟花没了也只剩下一缕缕的白烟,此时周围不再喧哗。女子会终于结束了。
          “其实啊,我知道你们的秘密。你们呢,压根就不是什么女妖。呵呵~”烟烟罗俯在我的耳边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样,之前有人这么做过,他们现在都让我送给我弟弟用做头发的养料了。”
          说道这里,她吐了一口烟,慢悠悠的说道:“不过呢……你们是例外,我从未见过比女妖漂亮的男妖,你们也许和我弟弟谈得来呢 。呵呵~”
        
        

       
       
      

       

       

       
       
        

      

       
     
      
       

       

双龙主,年下养成攻。

就是两个人的传记为基础的故事。写了几个月,再三考虑之后还是发出来了。尽量不ooc,希望你们喜欢吧,轻松温馨的日常向(吧)。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_(:з」∠)_

《随风往事》
         我是一个神明,一个保佑百姓的风神。我在这个风神庙呆了几百年了。整天看着我的子民们来庙里祈祷。
    身为神明我偶尔也会聆听一下子民们的祈愿。 
      “风神大人啊,保佑我家的猪的白白胖
胖的,可以买个好价钱。”
      “风神大人啊,保佑我的家人出海平安。”
      “风神大人请赐予我一段好姻缘”
       ……
     偶尔我会帮助一些在我能力之内的祈愿。但是……本神明也不是什么都会的……例如说那位跪着的小姑娘,你可以试试去拜拜隔壁的土地公,毕竟姻缘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随身本神明活了几百年……可是我……也没谈过恋爱,倒是隔壁老是和漂亮的女妖精们开黄腔的土地公,他比较有经验……
        有一天我听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谢谢风神大人显灵,派了一位先知帮助我们躲避灾难。”
        先知?什么先知?我有点懵了。最近我一直在庙里呆的好好的,哪来的先知?于是为了我的好奇心,我特地去拜访隔壁的通晓八卦的土地爷。
       “哎哎,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土地爷又在勾搭小姑娘(大概是小姑娘)了。
     “土地公,我想问你件事。”
     “哟,这不是一目连大人吗?我现在有点忙……等……”
      “我这里有我的子民们给我贡品,是近期最新的修正版的《魅妖写真集》。”
        其实我也弄不懂为什么我的子民会给我送这种东西……
     “来了来了!”
一手夺过我的东西,留下那个女妖一脸懵逼。
     “不好意思啊美人,我们有缘再会吧,我今天有急事哈!”
        “一目连大人啊,你要问啥呀,还有你的子民真信仰你啊,那么善解人意。”
    ……
       “……你知道最近村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好像听我的子民们说他们带回来一个先知?”
       “哦!这个啊!我知道,最近都传的沸沸扬扬的,就是那天一群渔民出海,捞鱼没捞着捞上来一位少年,那皮肤白白嫩嫩的呀……据说姑娘的皮肤都……”
       “等等…说重点……”
       “咳咳……他们都以为是大贵人家的孩子,就把他捞了上来,后来这孩子醒了,就开始一脸恐惧的让渔民们回去,说海啸快来了。后来海啸真的来了,村民们大部分都跑到高处避难,这位少年救了大家一条命,而且这位少年还有预知能力,大家更加把他当做神明来看待。我还听很多人说是山上的风神大人显灵了。”
         “嘿嘿,风神大人真的是你干的吗?我还听说村民们叫他‘神之子’ 那位少年也是长的清清秀秀,和风神大人您好像有点像,该不会……”
       “咳咳!不不不,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算了没事。谢谢你了。”
我心想这土地公的想象力有点太丰富了。
       我回去之后的那段时间内总能听到我的子民们在谈论他。因为他我也收了不少供品。
         我决定去见见他。
         为了不引人注目,我化成了一只花猫。
不费吹灰之力我便找到了那位少年的住处。他静静的坐在屋檐下,看着湛蓝的天空发呆。微风拂过风铃发出清脆的铃声。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铃声,少年渐渐回过神来。
      “快要下雨了。”他轻轻说道。
我看了看天空,一脸狐疑。哦,对了,我现在是一只猫,没有表情。
       我正打算悄悄的跑过去看看这位先知长什么样,雨就已经开始下了。我无奈的叹了一下气。
       ……
       ……
     因为这声叹气少年注意到了我,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真好看……我呆住然后才发现自己叫的不对……
       “喵……喵?”我欲盖弥彰的叫了一声。
       “把猫抱过来吧,让它进来屋里避避雨。”
       “是。”
       我被他的侍仆抱着交到了少年的手里。
       他似乎挺喜欢猫的,把我抱在怀里,一只修长的手不紧不慢的摸着我的颈毛。另一种手却在捏着我的肉垫。他的手也很好看,节骨分明,也真像土地公说的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
       咳咳!我在想什么!
       我被抱在怀里动弹不得,但是他怀里的皂香味和温暖让我放弃了挣扎的念头。被他这么顺着毛我居然觉得很舒适,我便换了个姿势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喵了一声。
        接着他做了一个让我始料未及的动作,他把我抱起来,啾了一下,然后淡定的继续把我顺毛。
        喵喵喵?我愣住了。我刚刚……被亲了?活了几百年,这还是第一次。我有点不知所措,心想还好我现在是猫,所以没人看出我的不自在……
        在这期间我吃了好多小鱼干,少年一边那个鱼干喂我,一边捏一捏我的肉垫。还时不时的挠着我的下巴。由于太舒服了,就不小心睡着了,竟忘记逃走。几百年来,除了他之外可没有人敢对风神如此不敬。
       过了很久,外面的雨似乎停了,
       少年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雨停了?要走了吗?……”声音居然透着些不舍,我想果然是小孩子。
        我从少年的怀里挣脱开了。由于礼貌我还在他的手蹭了一把。
      “我走……………喵~”
      好险差点就露馅了 。
     “哈哈哈,这猫的叫声好奇怪啊。”
     少年笑了,笑的很纯粹。
     所以在后来每当我想起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叹为什么一个个好好的少年长大了却是另外一副模样。
        我回到风神庙,日子如常,除了那个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的‘啾’。从那之后我没有去找过他,我想应该再也不会又交集了。
        几天后,我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少年出现了……
        那天晚上,寂静的风神庙突然来了一位访客,正跪在庙前祈祷,心想哪个信徒会这么晚过来。
        走到庙前,朦胧的月色中只见一位穿着狩衣的少年,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跪在软垫上祈祷。
        心里一惊,原来是那位少年。惊讶之际也在好奇他在祈愿些什么。于是我光明正大的听了他的祈愿。
        “风神大人,吾近日听说汝是此地最显灵的神庙,所以吾特此来拜访,吾有一事相求,吾近日遇一猫,甚是可爱,不过叫声怪了些,吾甚是喜爱,吾在此祈愿能再遇此猫。”
         “额……额……”听完他的祈愿,心里想居然为了一只猫大晚上的上山祈愿,不愧是先知,做事逻辑完全与凡人不同。但是想想那只猫是我,心情便复杂起来,不过叫声真的有那么奇怪吗?
       连续几天,他都是晚上过来,祈愿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例如说他希望卖苹果糖的小贩可以准时到达。又例如说他希望想要西街的棉花糖和铜锣烧。每次祈愿又趁着月色离开,仿佛那些无厘头的祈愿和他无关。但是每一次我都静静的听着,奇怪的是我不觉得无聊,我也会把西街的棉花糖和铜锣烧和街口的苹果糖偷偷的送到他的房间里。除了他要的那只猫。
       他几乎风雨无阻,下雨了,就撑着伞过来,哪怕路上的泥水溅湿他的衣摆。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我也知道了他什么时候回来,就在庙前等他,每一次都有一位少年,穿着狩衣踏着木屐缓缓而来,每一次都是他说我听。几百年了,几百年来,我未曾这么期待过,依赖过,也许……是因为寂寞太久吧……
        这天我依旧在庙前等他,等到明月越过枝头。
        “丑时了啊……”我轻轻的叹了一声。
        第二天他没来。
        第三天他也没来。
       可是我依旧在庙前等他
        ……
       第二十一天了,心想我到底在做什么,他怎么会知道有人在等他。
        “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大人?”
        “嗯?什么事?”我一看原来是土地公。
        “一目连大人你怎么了?我听山兔和蝴蝶精和其他山妖说你每到这个时间就会站在这里站上好长一段时间,到深夜才回去。”
       “嗯。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那就好,你又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这个老头说一下,有什么要打听的事情也可以找我。嘿嘿,我是这座山上消息最灵通的,跟你说啊……”
        看着土地公又开始他的长篇大论,哎……心想着老头从我修炼成风神来的这里之后就没有变过,一副老顽童的样子。
        “跟你说啊风神大人。你这么下去是不行的,这段时间我看您都是一蹶不振的样子,跟漂亮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是会变年轻的。所以说嘛,你也不要老是一个人了,下周啊,芥子小姐邀请上山所有的女妖怪举办女子会,风神大人你要不要来?有好多可爱的女孩子哦。”
       “不了吧……况且那是女孩子参加的……”
       “啧啧啧,要学会灵活变通,不是女孩子不会变成女孩子吗?”
       “……”我竟一时无言以对
      “再见啦风神大人!考虑清楚啊,不见不散!”土地公一溜烟的跑开了,不留下任何让我拒绝的机会。我堂堂神明怎么可能回去参加那种宴会。

        是夜,我又站在庙前等他,自知他不会来,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等了他。
        突然一阵清晰而平缓的木屐声踏破了寂静的夜。
        他来了,我看着少年的身影渐渐的清晰起来,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和期待。
      待他走近,我才发现不对劲,少年的脸上一片青青紫紫的,手腕脚躶上面布满了伤痕,眼睛所及之处一片狼狈。我的心莫名揪了一下。想冲上去为他疗伤,但是我的理智阻止了我。
       我看着他忍着疼痛在庙前的软垫跪下,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风神大人 为何?为何吾为汝们带来幸福,为汝们躲避灾难,为何汝们要如此待吾?”。
         说完便是一片寂静,我在等着他继续说些什么,但是他似乎不愿意说下去了
         就这样,一人一神,在夜里沉默良久,夏夜里的虫鸣声和幽幽的长明灯把沉默衬托的更加沉重。
        少年还是开口了,带着隐忍的怒气和悲伤,声音微微颤抖着,低声诉说: “最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也许,吾命该如此吧……也许弱者根本不配温柔吧 。也许……跟他们说的一样,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不应该继续存在了……”
          “啊……开始下雨了……我居然忘记带伞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听错了,我好像听到了少年嘲讽般的嗤笑声,转瞬即逝。
       说着便从软垫上起身,转身要离开。
       我突然害怕起来,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我将会再也无法挽回的感觉,于是我现了身。
        “风符.护!”
        一层透明的护盾罩在上空,阻止了企图落在少年身上的雨水。
        “向我祈福的信使,是你吗?”
         少年愣住了,一脸震惊的望着我。我看着他脸上的伤,心里又是泛过一种叫心疼的感觉。
         我领着他到了庙里,点了几只烛火,开始为他疗伤。
          “我是这里的风神”
          少年没有作答。只是看着我为他疗伤,随着一阵柔和的柔光,少年脸上的伤好了,趁着为他治疗的时候,我看了看他的眼眸,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不过多了几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悲伤。
        我拉起他的手,撩起衣摆发现上面全是鞭子鞭打的痕迹,又是一阵心悸。居然一时间失了神。
         “风神大人,吾没事了,谢谢你的治疗。”说着便试图把他的手从我的手中抽开。
我回过神,拉回他的手。继续为他治疗起来。
        “你的伤势有些重,让我为你治疗好了。”
        少年的眼中有些惊讶,呆呆的看着我。
        等到为他治疗好了,使了个法术让他的衣服变得干净和干燥些。看着少年模样,我忍不住一阵心酸,想也没想,轻轻的拉过少年,抱了抱他,少年似乎有些僵硬,过了一阵子,我似乎感觉衣襟有些湿润。
        心想再怎么坚强也不过是个孩子啊,便又抱紧些,本想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既然不愿意提,我也便不多问了。
         过了许久,我放开他来,心想夜也深了,深夜的路也有些危险,又下着雨,便让他留下来。
        但是我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身为神明的我睡眠时间少之又少,根本不需要睡觉,所以我的神庙里根本没有床,又不让少年将就,于是我便叫我身后龙盘成一圈,叫少年躺下,龙似乎有些异议,但是还是无奈的盘成一圈。
        第二天,日晓时分,龙便叫唤起来,我走过去,心想少年是不是醒了,推开门,正看见少年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朦朦胧胧的。龙如释重负的溜开了,跑到我的身后。
        “嗷……嗷……”
        “我知道了,真的是是辛苦你了。谢谢你龙。”说罢便摸摸龙头算是安抚。
         取来清水让少年洗了漱。
         “来吧,让我来为你梳理一下吧。”
         我让少年坐在我的膝上,少年似乎有些勉强。当他坐在我的膝上时,我才发现,少年似乎有些高(但是还是没我高),我拿着梳子为少年梳头发来。
           想了想似乎还有一件事情。
          “龙,你下山买一下早餐吧,一杯豆浆,和一碗白粥和几个包子。”
         龙不情愿的化了人形。委屈巴巴的看了我一眼。
         “大人……”
         “好吧,允许你买街口的苹果糖。”
         龙雀跃的跑下山去。
         我也不懂为何跟了我几百年的龙对甜品情有独钟。
          为少年束好了发。少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风神大人,汝为何知道街口有卖苹果糖?”
          我被问住了。但是很快我就想到了开脱的借口。
        “我乃是风神,身为神明,知道这些小事也不足为奇。”
        “那……风神大人,汝可知一只花猫,叫声甚怪……于一日闯入我的屋中……吾很喜欢。”
        我开始慌了,总不能告诉那只花猫是我吧。但是想想,他很喜欢那只花猫……那只花猫是我,那就等价于……
        “大人,我回来了。”
        龙打断了我的思绪,也救了我的场。
        待少年吃过早餐,我送他离去,离去之前,我同他说,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少年点了点头。
        待他离去之后我就去找了土地公。
         而此时他正看写真集看得起劲,我无奈的抽走了老头面前的书,拿在手上,老头依势过来抢,奈何太矮了抢不到。
         “风神大人,送了别人的东西可不能再要回来的,这是礼貌。”
        “我等会就还你,你可知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说那个先知吗?”
         “是的,昨夜他带着一身伤来我庙里。”
         “那个先知……哎……他似乎失去了预知能力了。村里人也真是……哎,那不过是个孩子啊。”
         我心里有些难受,默不作声的让土地公说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那孩子只是预知错了下雨的日子,后来预知越来越不准,有一天他又告诉村里的人要来海啸了,早早的跑到高地,可是一天过去了却没有来,那个时候,村里的人便完全不信他了,渐渐的村民们就开始把他赶出去,打他,骂他。”
         “这就是他昨天一身狼狈来我的庙里的原因吗?”
        “一部分吧,其实昨天发生了另一件事情。村里有一户有钱的富商,好像是他们家的奴隶犯了错,叫人用鞭子抽,当时那个残忍啊,那奴隶也是孩子啊,那个时候碰巧先知遇见了,便过去拦,他让奴隶逃开了,自己却被鞭子抽了好几下,那个富商本来打算看奴隶被打来取乐,但是被人打扰了,对方又是一个落魄的先知,便又叫下人把他代替奴隶继续鞭打……”
         我似乎能想象到那位少年护着奴隶离开……自己咬着牙被鞭打,最后无处可归忍着疼上了山……
        “……我……我居然连我的信徒都保护不了……”
         “风神大人……你还好吗?”
         “为何……为何……”
         “为何什么?”
         “没事,我走了。”
         “哎!等等!把我的写真集还我!”

         回到了风神庙,我呆呆的望着神龛前面的供品,多少年来,我尽我所能的去保护他们。我何尝不知人性的险恶,但是每当我看到他们会牵起拉起跌倒的孩童,会把街角奄奄一息的小猫抱回家领养,会为了他们家人上山诚诚恳恳的祈祷,我便觉得我的守护是有意义的。我尽量去忽视人性丑恶的一面,认为毕竟是凡人,总有犯错的时候。
         可是如今,我却不得不去面对人性丑恶的一面,如今他们却如此对待少年,我承认,因为少年,我不能客观的像个旁观者一样原谅和忽视他们的错误,但是我又无可奈何……我没有惩罚他们的权利,我也狠不下心不再继续守护他们……
        天色渐渐晚了,少年的木屐声如期而至,我依旧站在庙前等他,看他过来,我便拉起他的手腕 。想看看他的伤好的怎么样了,他却似乎有些别扭。
       “你的伤经过昨天治疗应该好些了吧。”
       “吾的伤已经好了,谢谢风神大人。”
       “你以后祈愿可以直接说给我听,不用跪在神龛前面祈祷了。”我微笑看着他说道。
       “是…………”少年脸居然有些红了,别过头的时候眼睛里面居然多了几分局促。
       这是……害羞了?
      “风神……大人……?”
      “嗯?”
       “吾……吾之……前的祈愿您都……听到了吗?”
      “自然是听到了。你还真是可爱呢,那些祈愿也很是可爱,你在我面前可以不用那么拘束,可以不用敬语。”
       “是,风神大人。”
       “要听故事吗?”
       “好。”
        也不愧我活了几百年,故事奇谈自然也是知道不少的,之前我遇过一骑着灯的女子,那时她正好路过我的风神庙,便和我交谈起来,那位女子真是善谈啊,我和她聊了几天几夜,从她口中我也得知了不少有趣的事情,临走前,她对我说,她几百年后会回来看我,因为她觉得一定会发生一些更有意思的故事,到时候再让我讲给她听。
        “哈,真是有趣的故事。我从未听说过。”少年笑了,明眸皓齿,笑起来也是足以让人失了魂。也只有这个时候少年的脸上才有了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
         “风神大人?还有吗?我想听后续?”此时的少年一脸期待的望着我。
        我打算继续讲下去,草丛里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啊!你们!你们!抢了我的宝贝,还居然背着我说悄悄话!要不是我在草丛听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风神大人如此会讲故事!风神大人!你这是偏心!我认识你那么久!这么好玩的故事你居然瞒着我!还有!把我的写真集还我!”
        土地公气势汹汹,胡子都快翘上天了。想起来我好像拿了他的东西,便把手里的书还了他。
       “你不是最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吗?整天跑的没影,我怎么和你讲?”
        土地公摸摸他的书,气鼓鼓的坐下来。
        “我不管,我也要听!凭什么小先知可以听我不可以。”
         说这话时,少年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心想一定是那句小先知刺激到他了吧。
        “咳咳,我把后续讲下去吧。”
         过了许久夜深了, 我拍拍着困成一团龙,让他驮起睡得的口水横流的土地公,我把靠在我肩上的少年轻轻抱起,(我是不会承认因为少年有些高我抱起来有些吃力的。)把他们安顿在风神庙里。
         “风符.护。”
         我为他们张好结界,希望他们能好好睡一觉,特别是少年。
         “嗷……嗷……”
         “嘘……小声点,龙也睡吧,将就点吧,辛苦你再被枕一夜吧。”
         “呜……”
          半夜,少年翻了身,那时我正在他们身旁冥想,似乎睡得深了,嘤咛了一声,一下抱住了我的手。还轻轻的摸索了起来。
         “唔……阿猫啊……我给你顺毛……你别走,陪陪我……”
       他居然还记得那只‘猫’。
        “好……”
        “你叫……阿怪……”少年迷迷糊糊的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我一心情有些复杂,心想如果再让我重来一次,我定不会连只猫的叫声都学不好。
        次日清晨,他们都窸窸窣窣的醒了。
        “都醒了吗?”
         “嗷……”
         “我醒了。”
         “哇,风神大人,这是什么?”
         “这是早餐。洗漱完过后就来吃吧。”
          “风神大人,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嘿嘿,你可是神明!不能反悔啊!”
          “???!”
          “女子会就在今天晚上哦!小先知你也一起去吧!很好玩的。”。
          “女子会是什么?”
          “额……那个……孩子啊,女子会可是……”
          “女子会是个很好玩的聚会!跟夏日祭是一样的!”我还没说完就被土地公抢了话。
         “夏日祭?我参加过……挺好玩的,风神大人,我们去吧。”
        “这个……我怕是有点不太方便……”
         “风神大人,别找借口了,我是看你们这几天愁眉苦脸的,带你们去散散心,让你们开心些,给点面子嘛。”
        少年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好吧……”

        到了夜晚……该来的总要来了。
        “哇……很适合你嘛,风神大人。好可爱啊。也不知道小先知换好了吗”
         “你闭嘴!”我拉了拉了身上的和服。我堂堂风神大人居然……穿了女孩子的衣服。几百年来恐怕这么做的神明只有我了。
        我瞄了瞄土地公,要不是因为他在我面前施法变身,我是决定不会相信这个可爱活泼的‘女孩子’是土地公。
        “其实一个法术就可以的东西风神大人你为什么要让小先知去换衣服?”
         “……”当然是不想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是……,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矮矮的老头和一位……比我高一点的一位先生?”
        “咳咳……”我尽量忽视他确实只比我矮一点点的事实。
         “什么叫矮矮的老头!小先知你!你!”
          “好了好了,别闹了。”
          “风神大人……好漂亮……”
          什么!漂亮!我把手中的折扇捏的更紧了。
        “风神大人,你的脸都快冒烟,还有你手上的折扇快断了,小先知你说的也没错啊。哈哈哈,是吧小先知?”
         “是的,吾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啊……不是…………”
         这小屁孩,居然一脸正经的说这种话……
         “还走不走。”
         “走了走了!我来带路吧!”
         我看着走在我前面蹦蹦跳跳可爱的 ‘小女孩’ 心情十分复杂……
         “风神大人?”
         “嗯?”我看着面前面容漂亮但是有些冷艳的  ‘女孩子’,心情更加复杂了……
         “为什么不带龙一起出来?”
         “他不能化形太长时间,所以只能让他在庙里看家。”
          “我看他还挺想来的,要不我们回去之后给他带点苹果糖吧。”
           “好。”我帮他把鬓角垂下的发丝塞到耳后。
           “到了到了!就在前面!姐妹们!我来了。”
           我看着前面热闹非凡的地方,心中有些感慨……
          “哎呀哎呀……真是漂亮的新人呢。欢迎来到女子会哦,桃子介绍一下吧。”
         “是!这位是樱子。这位是知子。”
         我听着昔日的土地公用奶声奶气的声音介绍我们,觉得非常不习惯。
         “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樱子。”我看了一眼‘少年’,示意他注意礼节。
         “初次见面,我叫……知子……”
         “哎呀,呵呵,不用那么拘束,我是桃子的朋友,我叫烟烟罗,你们是第一次来吧,我带你们去逛逛吧。”
         “那麻烦你了。 ”
         “呵呵,哪里哪里,跟这么漂亮的小姐们呆在一起哪里会麻烦。”
        “好多女孩子啊……”少年小声说道。
        “当然了,这可是只有女孩子才能参加的。”烟烟罗抽了一口烟,慵懒的说道。
        “跟人类的夏日祭有些像啊。”我看着烟烟罗,期待着她能继续说些什么。
        “从某种意义说,也可以说是只有女妖们才能参加的夏日祭吧,美人,你知道的真多呢,呵呵。”烟烟罗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风……樱子,前面好像有卖苹果糖,我们去看看吧。”
         “冰山美人居然喜欢吃糖,真是令人意外啊……”
          “是的呢”  我不知该回些什么话。
          “苹果糖!苹果糖!我也要!樱子给我买嘛。”
          “好好。”
          “漂亮姐姐,这上面的苹果糖都给我们吧!”
         买苹果糖的女孩捂着嘴笑起来。
         “是是是,冲着你这声漂亮姐姐我就是全送你也可以。”
        “我说的是实话呀,姐姐真的很漂亮哦。”
       “哈哈,嘴真甜。跟我的糖一样甜。”
       我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土地公真的是……果然是为了漂亮女孩子才拖我们过来的。
        “樱子啊,桃子就是这样的,很会逗人开心。”烟烟罗在一旁笑着说道。
         最后我看着他们两个满手的苹果糖,一个吃着苹果糖还不消停,一个一边吃着苹果糖一边淡定的逛着各种摊子。
        我和烟烟罗一边聊天一边逛着。
        嘭!
        “啊!樱子!是烟花!快看啊!”那 ‘老头’激动的叫道。
        “看见了,真漂亮。”
         突然‘少年’停下来。看着我说道:“那个……樱子,我们牵手吧。”
         “哎?!”没等我反应过来,‘少年  ’已经牵上我的手了。
         “哈哈,知子真是太可爱了。怪不得她刚刚问我为什么前面那群女孩子要牵着手走。”烟烟罗笑了
        “你和她说什么了?  
         “我和她说,这是关系好的体现,因为她们互相喜欢所以才牵手。”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我是经常看见女孩子们手拉手来我的庙里祈福,但是好像也不是这样啊。
         “是的,我喜欢樱子。樱子你喜欢我吗……”
        “哈哈哈,真是有趣呢”
       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說不喜欢的话,他应该会很伤心吧。
        “嗯……喜欢……”
         “真的吗?太好了。” ‘她’笑了,嘴角轻扬,眼里倒影这绚丽的烟花,喜悦之情表于言外。
         “╭(╯^╰)╮樱子真是偏心呢。” ‘桃子’说道。我能想象到这老头平时和我说这话的表情,但是实在不能把他和面前可爱的女孩子联系起来……当然……那位‘冰山美人’也不能……
          “哎呀呀……你们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好呢。”烟烟罗一边抽着烟,朦朦胧胧的烟雾也掩盖不了她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回味着她的话,突然脸开始烧起来,我才意识我刚才说了什么。
         “怎么了?你的手好烫。”
         “啊,没事,就是有点热。前面有个面具摊子,我们去看看吧。”
        “为什么前面那么多面具摊子你现在才注意到?”
        “老头你的话有点多。你安静些。”我悄悄的在他耳边说道。
       到了摊子,看着他又开始勾搭女孩子。无奈扶额,奈何这张脸太有欺骗性……
       买了面具,又去看了杂耍,毕竟是女孩子的宴会,连杂耍都是比平常的多一分温婉和窈窕,伴随着周围银铃般的笑声,这些女孩子真的是一颦一笑皆可入画啊……
        心想他一定也觉得这些女孩子很漂亮吧……我看了看‘少年’,他的身边如花似锦,但是他却只是认真的看着杂耍,看到激动的时候便会拉紧我的手。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居然有些开心。
         “风神大人?你为何看着我不看杂技?我的脸上可有什么东西?”少年注意到了我目光,偏头到我耳边低语。他的呼吸扑到我的耳边,刹那间,我下意识躲闪,却被他拉回来。我知道,我的耳朵一定红到不行。
        “别走,人太多,等会走散了,我可不认识路。”
        看完杂技,我不经问道:  “好看吗?那些女孩子真漂亮啊,是吧?”
        “好看好看!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年都要来参加的原因。” ‘老头’继续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回答。
       “那你呢?”
       “嗯?没注意,但是我觉得应该这些女孩子都没有你好看。”
          真的是……这小孩
         “切,拍马屁” ‘老头’表示一脸不屑。“我也很好看好不好,你为什么不夸我?”
         “你好不好看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我不禁回了一句。
         “你们……你们……烟烟罗姐姐!‘她们’欺负我。”
         “哈哈,有趣有趣。”烟烟罗拿开唇边的烟,唇边的笑又深了几分。
        “樱子,知子,玩的开心吗?宴会快结束了哦,我们再逛一会吧。”
         “这么快啊。那得抓紧点时间了。真的是舍不得。”我不禁感叹道。
        “美人,要是喜欢的话,来年可以继续参加哦。”烟烟罗说道。
        来年吗……但愿吧……
       
       我们又逛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妖的身影渐渐稀疏了,天上的烟花没了也只剩下一缕缕的白烟,此时周围不再喧哗。女子会终于结束了。
          “其实啊,我知道你们的秘密。你们呢,压根就不是什么女妖。呵呵~”烟烟罗俯在我的耳边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样,之前有人这么做过,他们现在都让我送给我弟弟用做头发的养料了。”
          说道这里,她吐了一口烟,慢悠悠的说道:“不过呢……你们是例外,我从未见过比女妖漂亮的男妖,你们也许和我弟弟谈得来呢 。呵呵~”
        
        

       
       
      

       

       

       
       
        

      

       
     
      
       

       

双龙。年下养成攻。尽量不ooc


根据双龙的传记的基础来写。写了好几个月了,考虑在三才发出来了。希望你们喜欢。就是温馨向(吧)。还没结束。


《随风往事》
         我是一个神明,一个保佑百姓的风神。我在这个风神庙呆了几百年了。整天看着我的子民们来庙里祈祷。
    身为神明我偶尔也会聆听一下子民们的祈愿。 
      “风神大人啊,保佑我家的猪的白白胖
胖的,可以买个好价钱。”
      “风神大人啊,保佑我的家人出海平安。”
      “风神大人请赐予我一段好姻缘”
       ……
     偶尔我会帮助一些在我能力之内的祈愿。但是……本神明也不是什么都会的……例如说那位跪着的小姑娘,你可以试试去拜拜隔壁的土地公,毕竟姻缘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随身本神明活了几百年……可是我……也没谈过恋爱,倒是隔壁老是和漂亮的女妖精们开黄腔的土地公,他比较有经验……
        有一天我听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谢谢风神大人显灵,派了一位先知帮助我们躲避灾难。”
        先知?什么先知?我有点懵了。最近我一直在庙里呆的好好的,哪来的先知?于是为了我的好奇心,我特地去拜访隔壁的通晓八卦的土地爷。
       “哎哎,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土地爷又在勾搭小姑娘(大概是小姑娘)了。
     “土地公,我想问你件事。”
     “哟,这不是一目连大人吗?我现在有点忙……等……”
      “我这里有我的子民们给我贡品,是近期最新的修正版的《魅妖写真集》。”
        其实我也弄不懂为什么我的子民会给我送这种东西……
     “来了来了!”
一手夺过我的东西,留下那个女妖一脸懵逼。
     “不好意思啊美人,我们有缘再会吧,我今天有急事哈!”
        “一目连大人啊,你要问啥呀,还有你的子民真信仰你啊,那么善解人意。”
    ……
       “……你知道最近村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好像听我的子民们说他们带回来一个先知?”
       “哦!这个啊!我知道,最近都传的沸沸扬扬的,就是那天一群渔民出海,捞鱼没捞着捞上来一位少年,那皮肤白白嫩嫩的呀……据说姑娘的皮肤都……”
       “等等…说重点……”
       “咳咳……他们都以为是大贵人家的孩子,就把他捞了上来,后来这孩子醒了,就开始一脸恐惧的让渔民们回去,说海啸快来了。后来海啸真的来了,村民们大部分都跑到高处避难,这位少年救了大家一条命,而且这位少年还有预知能力,大家更加把他当做神明来看待。我还听很多人说是山上的风神大人显灵了。”
         “嘿嘿,风神大人真的是你干的吗?我还听说村民们叫他‘神之子’ 那位少年也是长的清清秀秀,和风神大人您好像有点像,该不会……”
       “咳咳!不不不,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算了没事。谢谢你了。”
我心想这土地公的想象力有点太丰富了。
       我回去之后的那段时间内总能听到我的子民们在谈论他。因为他我也收了不少供品。
         我决定去见见他。
         为了不引人注目,我化成了一只花猫。
不费吹灰之力我便找到了那位少年的住处。他静静的坐在屋檐下,看着湛蓝的天空发呆。微风拂过风铃发出清脆的铃声。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铃声,少年渐渐回过神来。
      “快要下雨了。”他轻轻说道。
我看了看天空,一脸狐疑。哦,对了,我现在是一只猫,没有表情。
       我正打算悄悄的跑过去看看这位先知长什么样,雨就已经开始下了。我无奈的叹了一下气。
       ……
       ……
     因为这声叹气少年注意到了我,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真好看……我呆住然后才发现自己叫的不对……
       “喵……喵?”我欲盖弥彰的叫了一声。
       “把猫抱过来吧,让它进来屋里避避雨。”
       “是。”
       我被他的侍仆抱着交到了少年的手里。
       他似乎挺喜欢猫的,把我抱在怀里,一只修长的手不紧不慢的摸着我的颈毛。另一种手却在捏着我的肉垫。他的手也很好看,节骨分明,也真像土地公说的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
       咳咳!我在想什么!
       我被抱在怀里动弹不得,但是他怀里的皂香味和温暖让我放弃了挣扎的念头。被他这么顺着毛我居然觉得很舒适,我便换了个姿势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喵了一声。
        接着他做了一个让我始料未及的动作,他把我抱起来,啾了一下,然后淡定的继续把我顺毛。
        喵喵喵?我愣住了。我刚刚……被亲了?活了几百年,这还是第一次。我有点不知所措,心想还好我现在是猫,所以没人看出我的不自在……
        在这期间我吃了好多小鱼干,少年一边那个鱼干喂我,一边捏一捏我的肉垫。还时不时的挠着我的下巴。由于太舒服了,就不小心睡着了,竟忘记逃走。几百年来,除了他之外可没有人敢对风神如此不敬。
       过了很久,外面的雨似乎停了,
       少年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雨停了?要走了吗?……”声音居然透着些不舍,我想果然是小孩子。
        我从少年的怀里挣脱开了。由于礼貌我还在他的手蹭了一把。
      “我走……………喵~”
      好险差点就露馅了 。
     “哈哈哈,这猫的叫声好奇怪啊。”
     少年笑了,笑的很纯粹。
     所以在后来每当我想起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叹为什么一个个好好的少年长大了却是另外一副模样。
        我回到风神庙,日子如常,除了那个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的‘啾’。从那之后我没有去找过他,我想应该再也不会又交集了。
        几天后,我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少年出现了……
        那天晚上,寂静的风神庙突然来了一位访客,正跪在庙前祈祷,心想哪个信徒会这么晚过来。
        走到庙前,朦胧的月色中只见一位穿着狩衣的少年,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跪在软垫上祈祷。
        心里一惊,原来是那位少年。惊讶之际也在好奇他在祈愿些什么。于是我光明正大的听了他的祈愿。
        “风神大人,吾近日听说汝是此地最显灵的神庙,所以吾特此来拜访,吾有一事相求,吾近日遇一猫,甚是可爱,不过叫声怪了些,吾甚是喜爱,吾在此祈愿能再遇此猫。”
         “额……额……”听完他的祈愿,心里想居然为了一只猫大晚上的上山祈愿,不愧是先知,做事逻辑完全与凡人不同。但是想想那只猫是我,心情便复杂起来,不过叫声真的有那么奇怪吗?
       连续几天,他都是晚上过来,祈愿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例如说他希望卖苹果糖的小贩可以准时到达。又例如说他希望想要西街的棉花糖和铜锣烧。每次祈愿又趁着月色离开,仿佛那些无厘头的祈愿和他无关。但是每一次我都静静的听着,奇怪的是我不觉得无聊,我也会把西街的棉花糖和铜锣烧和街口的苹果糖偷偷的送到他的房间里。除了他要的那只猫。
       他几乎风雨无阻,下雨了,就撑着伞过来,哪怕路上的泥水溅湿他的衣摆。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我也知道了他什么时候回来,就在庙前等他,每一次都有一位少年,穿着狩衣踏着木屐缓缓而来,每一次都是他说我听。几百年了,几百年来,我未曾这么期待过,依赖过,也许……是因为寂寞太久吧……
        这天我依旧在庙前等他,等到明月越过枝头。
        “丑时了啊……”我轻轻的叹了一声。
        第二天他没来。
        第三天他也没来。
       可是我依旧在庙前等他
        ……
       第二十一天了,心想我到底在做什么,他怎么会知道有人在等他。
        “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大人?”
        “嗯?什么事?”我一看原来是土地公。
        “一目连大人你怎么了?我听山兔和蝴蝶精和其他山妖说你每到这个时间就会站在这里站上好长一段时间,到深夜才回去。”
       “嗯。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那就好,你又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这个老头说一下,有什么要打听的事情也可以找我。嘿嘿,我是这座山上消息最灵通的,跟你说啊……”
        看着土地公又开始他的长篇大论,哎……心想着老头从我修炼成风神来的这里之后就没有变过,一副老顽童的样子。
        “跟你说啊风神大人。你这么下去是不行的,这段时间我看您都是一蹶不振的样子,跟漂亮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是会变年轻的。所以说嘛,你也不要老是一个人了,下周啊,芥子小姐邀请上山所有的女妖怪举办女子会,风神大人你要不要来?有好多可爱的女孩子哦。”
       “不了吧……况且那是女孩子参加的……”
       “啧啧啧,要学会灵活变通,不是女孩子不会变成女孩子吗?”
       “……”我竟一时无言以对
      “再见啦风神大人!考虑清楚啊,不见不散!”土地公一溜烟的跑开了,不留下任何让我拒绝的机会。我堂堂神明怎么可能回去参加那种宴会。

        是夜,我又站在庙前等他,自知他不会来,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等了他。
        突然一阵清晰而平缓的木屐声踏破了寂静的夜。
        他来了,我看着少年的身影渐渐的清晰起来,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和期待。
      待他走近,我才发现不对劲,少年的脸上一片青青紫紫的,手腕脚躶上面布满了伤痕,眼睛所及之处一片狼狈。我的心莫名揪了一下。想冲上去为他疗伤,但是我的理智阻止了我。
       我看着他忍着疼痛在庙前的软垫跪下,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风神大人 为何?为何吾为汝们带来幸福,为汝们躲避灾难,为何汝们要如此待吾?”。
         说完便是一片寂静,我在等着他继续说些什么,但是他似乎不愿意说下去了
         就这样,一人一神,在夜里沉默良久,夏夜里的虫鸣声和幽幽的长明灯把沉默衬托的更加沉重。
        少年还是开口了,带着隐忍的怒气和悲伤,声音微微颤抖着,低声诉说: “最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也许,吾命该如此吧……也许弱者根本不配温柔吧 。也许……跟他们说的一样,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不应该继续存在了……”
          “啊……开始下雨了……我居然忘记带伞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听错了,我好像听到了少年嘲讽般的嗤笑声,转瞬即逝。
       说着便从软垫上起身,转身要离开。
       我突然害怕起来,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我将会再也无法挽回的感觉,于是我现了身。
        “风符.护!”
        一层透明的护盾罩在上空,阻止了企图落在少年身上的雨水。
        “向我祈福的信使,是你吗?”
         少年愣住了,一脸震惊的望着我。我看着他脸上的伤,心里又是泛过一种叫心疼的感觉。
         我领着他到了庙里,点了几只烛火,开始为他疗伤。
          “我是这里的风神”
          少年没有作答。只是看着我为他疗伤,随着一阵柔和的柔光,少年脸上的伤好了,趁着为他治疗的时候,我看了看他的眼眸,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不过多了几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悲伤。
        我拉起他的手,撩起衣摆发现上面全是鞭子鞭打的痕迹,又是一阵心悸。居然一时间失了神。
         “风神大人,吾没事了,谢谢你的治疗。”说着便试图把他的手从我的手中抽开。
我回过神,拉回他的手。继续为他治疗起来。
        “你的伤势有些重,让我为你治疗好了。”
        少年的眼中有些惊讶,呆呆的看着我。
        等到为他治疗好了,使了个法术让他的衣服变得干净和干燥些。看着少年模样,我忍不住一阵心酸,想也没想,轻轻的拉过少年,抱了抱他,少年似乎有些僵硬,过了一阵子,我似乎感觉衣襟有些湿润。
        心想再怎么坚强也不过是个孩子啊,便又抱紧些,本想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既然不愿意提,我也便不多问了。
         过了许久,我放开他来,心想夜也深了,深夜的路也有些危险,又下着雨,便让他留下来。
        但是我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身为神明的我睡眠时间少之又少,根本不需要睡觉,所以我的神庙里根本没有床,又不让少年将就,于是我便叫我身后龙盘成一圈,叫少年躺下,龙似乎有些异议,但是还是无奈的盘成一圈。
        第二天,日晓时分,龙便叫唤起来,我走过去,心想少年是不是醒了,推开门,正看见少年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朦朦胧胧的。龙如释重负的溜开了,跑到我的身后。
        “嗷……嗷……”
        “我知道了,真的是是辛苦你了。谢谢你龙。”说罢便摸摸龙头算是安抚。
         取来清水让少年洗了漱。
         “来吧,让我来为你梳理一下吧。”
         我让少年坐在我的膝上,少年似乎有些勉强。当他坐在我的膝上时,我才发现,少年似乎有些高(但是还是没我高),我拿着梳子为少年梳头发来。
           想了想似乎还有一件事情。
          “龙,你下山买一下早餐吧,一杯豆浆,和一碗白粥和几个包子。”
         龙不情愿的化了人形。委屈巴巴的看了我一眼。
         “大人……”
         “好吧,允许你买街口的苹果糖。”
         龙雀跃的跑下山去。
         我也不懂为何跟了我几百年的龙对甜品情有独钟。
          为少年束好了发。少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风神大人,汝为何知道街口有卖苹果糖?”
          我被问住了。但是很快我就想到了开脱的借口。
        “我乃是风神,身为神明,知道这些小事也不足为奇。”
        “那……风神大人,汝可知一只花猫,叫声甚怪……于一日闯入我的屋中……吾很喜欢。”
        我开始慌了,总不能告诉那只花猫是我吧。但是想想,他很喜欢那只花猫……那只花猫是我,那就等价于……
        “大人,我回来了。”
        龙打断了我的思绪,也救了我的场。
        待少年吃过早餐,我送他离去,离去之前,我同他说,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少年点了点头。
        待他离去之后我就去找了土地公。
         而此时他正看写真集看得起劲,我无奈的抽走了老头面前的书,拿在手上,老头依势过来抢,奈何太矮了抢不到。
         “风神大人,送了别人的东西可不能再要回来的,这是礼貌。”
        “我等会就还你,你可知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说那个先知吗?”
         “是的,昨夜他带着一身伤来我庙里。”
         “那个先知……哎……他似乎失去了预知能力了。村里人也真是……哎,那不过是个孩子啊。”
         我心里有些难受,默不作声的让土地公说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那孩子只是预知错了下雨的日子,后来预知越来越不准,有一天他又告诉村里的人要来海啸了,早早的跑到高地,可是一天过去了却没有来,那个时候,村里的人便完全不信他了,渐渐的村民们就开始把他赶出去,打他,骂他。”
         “这就是他昨天一身狼狈来我的庙里的原因吗?”
        “一部分吧,其实昨天发生了另一件事情。村里有一户有钱的富商,好像是他们家的奴隶犯了错,叫人用鞭子抽,当时那个残忍啊,那奴隶也是孩子啊,那个时候碰巧先知遇见了,便过去拦,他让奴隶逃开了,自己却被鞭子抽了好几下,那个富商本来打算看奴隶被打来取乐,但是被人打扰了,对方又是一个落魄的先知,便又叫下人把他代替奴隶继续鞭打……”
         我似乎能想象到那位少年护着奴隶离开……自己咬着牙被鞭打,最后无处可归忍着疼上了山……
        “……我……我居然连我的信徒都保护不了……”
         “风神大人……你还好吗?”
         “为何……为何……”
         “为何什么?”
         “没事,我走了。”
         “哎!等等!把我的写真集还我!”

         回到了风神庙,我呆呆的望着神龛前面的供品,多少年来,我尽我所能的去保护他们。我何尝不知人性的险恶,但是每当我看到他们会牵起拉起跌倒的孩童,会把街角奄奄一息的小猫抱回家领养,会为了他们家人上山诚诚恳恳的祈祷,我便觉得我的守护是有意义的。我尽量去忽视人性丑恶的一面,认为毕竟是凡人,总有犯错的时候。
         可是如今,我却不得不去面对人性丑恶的一面,如今他们却如此对待少年,我承认,因为少年,我不能客观的像个旁观者一样原谅和忽视他们的错误,但是我又无可奈何……我没有惩罚他们的权利,我也狠不下心不再继续守护他们……
        天色渐渐晚了,少年的木屐声如期而至,我依旧站在庙前等他,看他过来,我便拉起他的手腕 。想看看他的伤好的怎么样了,他却似乎有些别扭。
       “你的伤经过昨天治疗应该好些了吧。”
       “吾的伤已经好了,谢谢风神大人。”
       “你以后祈愿可以直接说给我听,不用跪在神龛前面祈祷了。”我微笑看着他说道。
       “是…………”少年脸居然有些红了,别过头的时候眼睛里面居然多了几分局促。
       这是……害羞了?
      “风神……大人……?”
      “嗯?”
       “吾……吾之……前的祈愿您都……听到了吗?”
      “自然是听到了。你还真是可爱呢,那些祈愿也很是可爱,你在我面前可以不用那么拘束,可以不用敬语。”
       “是,风神大人。”
       “要听故事吗?”
       “好。”
        也不愧我活了几百年,故事奇谈自然也是知道不少的,之前我遇过一骑着灯的女子,那时她正好路过我的风神庙,便和我交谈起来,那位女子真是善谈啊,我和她聊了几天几夜,从她口中我也得知了不少有趣的事情,临走前,她对我说,她几百年后会回来看我,因为她觉得一定会发生一些更有意思的故事,到时候再让我讲给她听。
        “哈,真是有趣的故事。我从未听说过。”少年笑了,明眸皓齿,笑起来也是足以让人失了魂。也只有这个时候少年的脸上才有了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
         “风神大人?还有吗?我想听后续?”此时的少年一脸期待的望着我。
        我打算继续讲下去,草丛里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啊!你们!你们!抢了我的宝贝,还居然背着我说悄悄话!要不是我在草丛听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风神大人如此会讲故事!风神大人!你这是偏心!我认识你那么久!这么好玩的故事你居然瞒着我!还有!把我的写真集还我!”
        土地公气势汹汹,胡子都快翘上天了。想起来我好像拿了他的东西,便把手里的书还了他。
       “你不是最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吗?整天跑的没影,我怎么和你讲?”
        土地公摸摸他的书,气鼓鼓的坐下来。
        “我不管,我也要听!凭什么小先知可以听我不可以。”
         说这话时,少年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心想一定是那句小先知刺激到他了吧。
        “咳咳,我把后续讲下去吧。”
         过了许久夜深了, 我拍拍着困成一团龙,让他驮起睡得的口水横流的土地公,我把靠在我肩上的少年轻轻抱起,(我是不会承认因为少年有些高我抱起来有些吃力的。)把他们安顿在风神庙里。
         “风符.护。”
         我为他们张好结界,希望他们能好好睡一觉,特别是少年。
         “嗷……嗷……”
         “嘘……小声点,龙也睡吧,将就点吧,辛苦你再被枕一夜吧。”
         “呜……”
          半夜,少年翻了身,那时我正在他们身旁冥想,似乎睡得深了,嘤咛了一声,一下抱住了我的手。还轻轻的摸索了起来。
         “唔……阿猫啊……我给你顺毛……你别走,陪陪我……”
       他居然还记得那只‘猫’。
        “好……”
        “你叫……阿怪……”少年迷迷糊糊的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我一心情有些复杂,心想如果再让我重来一次,我定不会连只猫的叫声都学不好。
        次日清晨,他们都窸窸窣窣的醒了。
        “都醒了吗?”
         “嗷……”
         “我醒了。”
         “哇,风神大人,这是什么?”
         “这是早餐。洗漱完过后就来吃吧。”
          “风神大人,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嘿嘿,你可是神明!不能反悔啊!”
          “???!”
          “女子会就在今天晚上哦!小先知你也一起去吧!很好玩的。”。
          “女子会是什么?”
          “额……那个……孩子啊,女子会可是……”
          “女子会是个很好玩的聚会!跟夏日祭是一样的!”我还没说完就被土地公抢了话。
         “夏日祭?我参加过……挺好玩的,风神大人,我们去吧。”
        “这个……我怕是有点不太方便……”
         “风神大人,别找借口了,我是看你们这几天愁眉苦脸的,带你们去散散心,让你们开心些,给点面子嘛。”
        少年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好吧……”

        到了夜晚……该来的总要来了。
        “哇……很适合你嘛,风神大人。好可爱啊。也不知道小先知换好了吗”
         “你闭嘴!”我拉了拉了身上的和服。我堂堂风神大人居然……穿了女孩子的衣服。几百年来恐怕这么做的神明只有我了。
        我瞄了瞄土地公,要不是因为他在我面前施法变身,我是决定不会相信这个可爱活泼的‘女孩子’是土地公。
        “其实一个法术就可以的东西风神大人你为什么要让小先知去换衣服?”
         “……”当然是不想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是……,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矮矮的老头和一位……比我高一点的一位先生?”
        “咳咳……”我尽量忽视他确实只比我矮一点点的事实。
         “什么叫矮矮的老头!小先知你!你!”
          “好了好了,别闹了。”
          “风神大人……好漂亮……”
          什么!漂亮!我把手中的折扇捏的更紧了。
        “风神大人,你的脸都快冒烟,还有你手上的折扇快断了,小先知你说的也没错啊。哈哈哈,是吧小先知?”
         “是的,吾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啊……不是…………”
         这小屁孩,居然一脸正经的说这种话……
         “还走不走。”
         “走了走了!我来带路吧!”
         我看着走在我前面蹦蹦跳跳可爱的 ‘小女孩’ 心情十分复杂……
         “风神大人?”
         “嗯?”我看着面前面容漂亮但是有些冷艳的  ‘女孩子’,心情更加复杂了……
         “为什么不带龙一起出来?”
         “他不能化形太长时间,所以只能让他在庙里看家。”
          “我看他还挺想来的,要不我们回去之后给他带点苹果糖吧。”
           “好。”我帮他把鬓角垂下的发丝塞到耳后。
           “到了到了!就在前面!姐妹们!我来了。”
           我看着前面热闹非凡的地方,心中有些感慨……
          “哎呀哎呀……真是漂亮的新人呢。欢迎来到女子会哦,桃子介绍一下吧。”
         “是!这位是樱子。这位是知子。”
         我听着昔日的土地公用奶声奶气的声音介绍我们,觉得非常不习惯。
         “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樱子。”我看了一眼‘少年’,示意他注意礼节。
         “初次见面,我叫……知子……”
         “哎呀,呵呵,不用那么拘束,我是桃子的朋友,我叫烟烟罗,你们是第一次来吧,我带你们去逛逛吧。”
         “那麻烦你了。 ”
         “呵呵,哪里哪里,跟这么漂亮的小姐们呆在一起哪里会麻烦。”
        “好多女孩子啊……”少年小声说道。
        “当然了,这可是只有女孩子才能参加的。”烟烟罗抽了一口烟,慵懒的说道。
        “跟人类的夏日祭有些像啊。”我看着烟烟罗,期待着她能继续说些什么。
        “从某种意义说,也可以说是只有女妖们才能参加的夏日祭吧,美人,你知道的真多呢,呵呵。”烟烟罗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风……樱子,前面好像有卖苹果糖,我们去看看吧。”
         “冰山美人居然喜欢吃糖,真是令人意外啊……”
          “是的呢”  我不知该回些什么话。
          “苹果糖!苹果糖!我也要!樱子给我买嘛。”
          “好好。”
          “漂亮姐姐,这上面的苹果糖都给我们吧!”
         买苹果糖的女孩捂着嘴笑起来。
         “是是是,冲着你这声漂亮姐姐我就是全送你也可以。”
        “我说的是实话呀,姐姐真的很漂亮哦。”
       “哈哈,嘴真甜。跟我的糖一样甜。”
       我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土地公真的是……果然是为了漂亮女孩子才拖我们过来的。
        “樱子啊,桃子就是这样的,很会逗人开心。”烟烟罗在一旁笑着说道。
         最后我看着他们两个满手的苹果糖,一个吃着苹果糖还不消停,一个一边吃着苹果糖一边淡定的逛着各种摊子。
        我和烟烟罗一边聊天一边逛着。
        嘭!
        “啊!樱子!是烟花!快看啊!”那 ‘老头’激动的叫道。
        “看见了,真漂亮。”
         突然‘少年’停下来。看着我说道:“那个……樱子,我们牵手吧。”
         “哎?!”没等我反应过来,‘少年  ’已经牵上我的手了。
         “哈哈,知子真是太可爱了。怪不得她刚刚问我为什么前面那群女孩子要牵着手走。”烟烟罗笑了
        “你和她说什么了?  
         “我和她说,这是关系好的体现,因为她们互相喜欢所以才牵手。”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我是经常看见女孩子们手拉手来我的庙里祈福,但是好像也不是这样啊。
         “是的,我喜欢樱子。樱子你喜欢我吗……”
        “哈哈哈,真是有趣呢”
       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說不喜欢的话,他应该会很伤心吧。
        “嗯……喜欢……”
         “真的吗?太好了。” ‘她’笑了,嘴角轻扬,眼里倒影这绚丽的烟花,喜悦之情表于言外。
         “╭(╯^╰)╮樱子真是偏心呢。” ‘桃子’说道。我能想象到这老头平时和我说这话的表情,但是实在不能把他和面前可爱的女孩子联系起来……当然……那位‘冰山美人’也不能……
          “哎呀呀……你们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好呢。”烟烟罗一边抽着烟,朦朦胧胧的烟雾也掩盖不了她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回味着她的话,突然脸开始烧起来,我才意识我刚才说了什么。
         “怎么了?你的手好烫。”
         “啊,没事,就是有点热。前面有个面具摊子,我们去看看吧。”
        “为什么前面那么多面具摊子你现在才注意到?”
        “老头你的话有点多。你安静些。”我悄悄的在他耳边说道。
       到了摊子,看着他又开始勾搭女孩子。无奈扶额,奈何这张脸太有欺骗性……
       买了面具,又去看了杂耍,毕竟是女孩子的宴会,连杂耍都是比平常的多一分温婉和窈窕,伴随着周围银铃般的笑声,这些女孩子真的是一颦一笑皆可入画啊……
        心想他一定也觉得这些女孩子很漂亮吧……我看了看‘少年’,他的身边如花似锦,但是他却只是认真的看着杂耍,看到激动的时候便会拉紧我的手。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居然有些开心。
         “风神大人?你为何看着我不看杂技?我的脸上可有什么东西?”少年注意到了我目光,偏头到我耳边低语。他的呼吸扑到我的耳边,刹那间,我下意识躲闪,却被他拉回来。我知道,我的耳朵一定红到不行。
        “别走,人太多,等会走散了,我可不认识路。”
        看完杂技,我不经问道:  “好看吗?那些女孩子真漂亮啊,是吧?”
        “好看好看!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年都要来参加的原因。” ‘老头’继续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回答。
       “那你呢?”
       “嗯?没注意,但是我觉得应该这些女孩子都没有你好看。”
          真的是……这小孩
         “切,拍马屁” ‘老头’表示一脸不屑。“我也很好看好不好,你为什么不夸我?”
         “你好不好看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我不禁回了一句。
         “你们……你们……烟烟罗姐姐!‘她们’欺负我。”
         “哈哈,有趣有趣。”烟烟罗拿开唇边的烟,唇边的笑又深了几分。
        “樱子,知子,玩的开心吗?宴会快结束了哦,我们再逛一会吧。”
         “这么快啊。那得抓紧点时间了。真的是舍不得。”我不禁感叹道。
        “美人,要是喜欢的话,来年可以继续参加哦。”烟烟罗说道。
        来年吗……但愿吧……
       
       我们又逛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妖的身影渐渐稀疏了,天上的烟花没了也只剩下一缕缕的白烟,此时周围不再喧哗。女子会终于结束了。
          “其实啊,我知道你们的秘密。你们呢,压根就不是什么女妖。呵呵~”烟烟罗俯在我的耳边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样,之前有人这么做过,他们现在都让我送给我弟弟用做头发的养料了。”
          说道这里,她吐了一口烟,慢悠悠的说道:“不过呢……你们是例外,我从未见过比女妖漂亮的男妖,你们也许和我弟弟谈得来呢 。呵呵~”
        
        

       
       
      

       

       

       
       
        

      

       
     
      
       

       

幼年荒和一目连的故事

在海边的一个村庄。大多数村民都是渔民,但是那个村庄经常会遭遇海难。他们无能为力,只能向天祈祷。所以他们在山上修了一座庙。庙里信奉着风神。这座庙的每天都有很多人过来祭拜。风神也在保佑着他的信徒们。
         这天村民们坐着渔船出外捕鱼去了。然而鱼没有捉到,却捞上来一个少年。一群渔夫议论着“这么白晳的皮肤……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他为什么什么都没穿……” “这小鬼放在这里占位置等会再扔到海里吧” “不行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们或许能捞点好处……”
         最后他们还是给孩子围了一个毯子。过了一会,孩子醒了。一脸惊恐的对村民们说“等会海啸就要来了!快点回去!快点!!!”村民们一脸茫然。但是海啸不是闹着玩的。抱住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马上往回赶。在快靠岸的时候海啸来了。村民们拼了命了赶终于赶上了,带着全村人到山上避难。全村人逃过一劫。
       从此,这个少年就成为全村人所敬畏的人。人们把他当神明一样崇拜。少年也常常向村民们预告天灾。帮助村民们逃过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少年预知的范围从大到海啸小到窗边何时回落下一只蝴蝶。
        因为这个少年的出现。山上的风神庙比以往更加热闹。大部分人都认为少年的出现是风神大人显灵了……(其实并不是)
         “今天会发生海啸。”少年说到。全村人早早跑到山上避难。但是到第二天天亮海啸都没有来。有人开玩笑到“大人也有预告不灵的时候啊。”大家在下山各忙个的去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到心上……
         但是从这件事发生之后,少年的预知越来越不准了……少年意识到他的预知能力开始逐渐消失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只是觉得挺可惜的。但是到后来不知道谁提出了“反正这个孩子也没有了预知的能力了。不如把他献祭给海神吧。”“不行,他还只是个孩子”……
         那天开始少年开始理解了人类面对天灾人祸的无力感。也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村民信奉山上的风神了。因为有些事情自己没有能力解决的时候,就开始把希望寄托在神明身上。所以少年天天往山上跑。他专门挑一下没有什么人的时间段去……因为他不想别人看见他落魄的样子。
        是夜……晚上的风神庙在夜幕的笼罩下相比白天热闹的风神庙多了几分威严和神秘。伴着幽幽的灯火。少年学着往日村民们向他祈祷的样子,跪在软垫上。双手合十开始祈祷……寂静的风神庙,幽幽的灯火,一位少年,一段说不出口的无奈和无助……
        于是,连续几天的夜晚里总能看见一位少年出现在去风神庙的路上。 像往常一样,少年伴着幽幽的灯火祈愿完后,正打算从夜色中溜走,背后去传来了声音……  
         “向我祈福的神使是吗?”少年呆住了。转过头,发现那人笑的一脸温柔……
       “你的祈愿我听见了……”他缓缓走过来,抱了抱孩子,叹息道:“真是个可怜的产生了孩子……”
        “你是……风神大人……”少年有些语无的感觉伦次,想到这些天他心里的那些话居然让人听到了……心里突然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是啊,我的信徒……你不过是个孩子,本不应该承受这些事情。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上山来找我。我可以陪你聊聊天。我活了这么久,你是第一个可以看见我的人类。”说完他轻轻为少年披上自己的外套。
       “夜里山上的风有点大,不要再穿这么单薄了。回去吧孩子,夜深了。”|
         “……嗯”少年拢了拢外套,向山下走去……心里有一种暖暖的感觉……从来没有人这般对他……
       风神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哀叹道“我的信徒……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少年这几天总是过来找风神庙找风神聊天。风神大人因为活的很久原因,知道很多有趣的故事和知识。经常逗的这个不爱言语的少年开怀。但是风神每次看他笑,心里便会想到还有这样子的时间不多了,但是有无力改变……便会变得惆怅起来……
        “风神大人怎么了?”
       他像往常一样对少年笑了笑 “没事……太晚了……回去吧。” 
 
  时间渐渐的推移……把孩子献祭给海神的说法大家都默认了。有人说到“把这孩子献祭给海神吧,我们最近又遭遇了天灾,或许把这孩子献祭给海神,就会……”大家莫不吭声。没有一个人反对……
       那天,在全村人的注视下,他心里满怀这不甘和恐惧缓缓走向海里……中途只有一个地主家的丫头出来为他说话……但是没有用……丫头被拦回去 ……少年消失在海里……
         至此之后,那位少年再也没有出现在风神庙……
         “是啊…那样子冰冷的海水,我是不想在体验第二次了。”
         过了很多很多年,海啸再次袭击村庄。这一次的海啸史无前例的大。没有了少年的预言。昔日的村庄变成了地狱……那些存活下来的村民们只能无助的向神明祈祷……
        风神大人看着自己的信徒在水深火热之中,他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他不想在体验第二次……他是风神,只能控制风。于是他以自己一颗眼睛的代价强行获得了控制水的能力……
         灾难平息过后……幸存的村民离开了此地,往日热闹的华丽风神庙渐渐变得衰败……他却一直不肯离开……
        风神因为失去了信徒,又触犯了神规,堕落成了妖怪……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风神。”
      他惊喜的闻声望去……那是他当年的信徒……
辣鸡作者表示_(:з」∠)_虽然本人看这篇文有点小羞耻。但是我还是希望各位看官看的开心。